思想道德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想道德 > 正文
朱仙英:十年不离不弃照顾瘫痪丈夫

鹤城乡  作者:盛红兵  时间:2017-04-25

 

4月19日晚上,天下着小雨,时间已快8点了,鹤城乡樟田村涨汀组村民朱仙英一碗饭才刚端上手。

茶季大家都很忙,但没几个比朱仙英更忙的:丈夫得脑溢血瘫痪整整10年了,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全得由朱仙英来管护。为了不耽误采茶,朱仙英早上5点起床,烧水做饭,再抱丈夫起床,帮他完成拉撒吃喝,然后上山采茶;到了中午,无论在哪里忙农活,她都要赶回家照应丈夫。

朱仙英的丈夫得病前人高马大,早年就因为这魁武身材当了村里的民兵排长。发病之初连话都不能说,全靠唯一能动一点的右手比划着打手语。经过朱仙英的精心调养,4年后才慢慢说些含糊不清话语。如今,他已能清楚地与人交谈,有急事还能大声呼叫,这连当年为他看病的医生都视为奇迹。去年12月11日,朱仙英的丈夫满70岁,可能是年纪大的缘故,眼睛突然模糊起来,本来还能右手拿筷吃饭的,因为看不清楚,一日三餐不得不靠妻子喂送。

今年正月,朱仙英带丈夫到市里医院治疗,本想治好了,不仅减轻自己的负担,对他自己更是方便舒适一些。然而医生说她的丈夫得过脑溢血,年纪又大,动手术后果不堪设想。

朱仙英说喂饭只是举手之劳,最麻烦的事是10年来帮他解决排泄问题。

病后的丈夫手脚不利索,可五脏没问题,一碗饭用不了几分钟就会吃完。一个瘫痪了10年的老人因为胃口好,养得胖乎乎的,这无疑增加了照顾他起居的妻子的难度。至于小便,她的丈夫可坐着自己用右手掌握尿盆处理,但照应丈夫的大便对于一个瘦弱且上了年纪的女人来说本身就极其艰难,由于她丈夫的方便习惯很特别,不能坐马桶,非得抱上床,睡在床上侧身进行排泄。一个腿脚不会用力的壮汉上(下)床这样的难事,朱仙英经过多年的磨练积累了不少省力的窍门。睡在床上侧身方便,那的确是又脏又累又不得不细致进行的苦差事。整个过程,朱仙英的不能离开半步,得用手握着草纸引向扁型尿盆,即使再小心,一年也不知道要弄脏多少回床单。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白天黑夜,朱仙英的累与苦,刻在她深深皱纹间,压在她羸弱的身骨上。邻居们常感慨:“朱仙英照应瘫痪的丈夫比带个小囡不知道要忙多少倍,全村数她最苦。”

朱仙英育有一双儿女,女儿出嫁。儿子离婚后外出打工,13岁孙子判给其母亲抚养,本该付给女方的抚育费,也由于因病致贫拿不出来,好在村组干部体恤实情,尽心尽力协调,感动了女方,得到了谅解,达成每年减免大半抚育费的协议。


如今,朱仙英只会说:“比起政府(对自己的)好,服侍丈夫的苦那都算不了什么,(政府)一年(民生工程各类补助金)补给我们的低保(一年)6300元,每月有60元重度残疾人护理补助(一年720元),还有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一年是800元,年满70岁的我、老伴还会收到新安源水环境保护基金会发放的200元红包。再加上扶贫上补给我千元茶园管费,生活真是没问题。现在就想告诉儿子,一定要振作起来,老老实实打工赚钱,早脱贫早日再成个家,不能总是给党和政府带来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