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道德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想道德 > 正文
休宁“红歌老太”背后的红色故事

汪红兴 方红光  时间:2017-12-11

 

正月梅花是一春,解放当初是红军,

红军变了新四军,只有朱德毛泽东,

二月杏花种子忙,……

三月桃花清明边,……

十二月来已过年,……            

万事如意好过年。

近日,一段由位于休宁县的黄山典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方红光先生制作的名为《红军颂》微视频,在微信和网络圈里蹿红,众人迅速转发,好评如潮。

休宁“红歌老太”背后的红色故事

86岁的“红歌老太”程凤仙

视频中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一口气用地道的休宁方言唱着一首红色歌谣。以每月花事为头,从正月唱起,一直唱到十二月,内容主要反映的是新中国刚成立时,人民政府开展轰轰烈烈土地改革时成果的景象。老太用手比划着,声音洪亮,精神抖擞,吐字清晰,一气呵成,朗朗上口,讲究押韵,非常流畅,令人耳目一新。这位老人被网友们亲切地誉为“红歌老太”。

“这段视频是我今年5月份在龙田乡桃林村一幢名为‘立本堂’的老宅拍摄,与屋中老太(也就是视频中的老太)交流时,听到她说唱起这段歌谣,感觉颇为珍贵,就将其录了下来,回公司后制作成了微视频,并请县委宣传部汪承红女士协助将歌词大体翻译出来。前几天,我把这段视频转给朋友看,没曾想他们给转了出来,一下子在微信圈就火了,这几天,有好几个朋友打电话给我,想问个究竟。至于老人的具体情况及背后故事,当时由于时间匆忙,我未能细问。”方红光先生介绍道。

 A. 桃林村:寻访“红歌老太”

为了进一步了解红歌老太背后的故事,12月2日上午,受方红光邀请,笔者和摄影师张思鹏以及方红光先生一行三人,特地从休宁县城驱车往返百余公里,抵达龙田乡桃林村,再度寻访“红歌老太”。

桃林村位于休宁东南端,地处钱江源头,与浙江开化接壤,黄桃高速、205国道穿境而过,被人誉为“皖浙门户”。该村两山夹一坞,植被茂密,龙田河碧波荡漾,景色如画,是龙田乡政府的驻地,泉鱼一条街,经济颇为活跃。

在当地乡政府安排下,由桃林村党支部书记张家文带领我们拐进桃林村后街,来到了一幢天井徽派老宅“立本堂”里,鎏金的匾额,还挂在厅堂上方,老宅建于清朝乾隆51年(公元1786),距今有231年。笔者一行再次见到了正坐在靠椅上休息的“红歌老太”,她满头银霜,精神抖擞。

休宁“红歌老太”背后的红色故事

方红光先生与程凤仙老人交流

打开视频给老人看后,老太满面笑容,一下子打开了话匣,我们便开始用休宁话进行交谈。老太名字叫程凤仙,今年86岁了,虽没读过书,但思维清晰,耳聪目明,侃侃而谈,记忆力惊人。老太育有三子两女,现和三儿子一起生活。她说她娘家是龙头村的,在上世纪30年代就有红军在那活动了,她爷爷和父亲、叔叔就通红军,其中叔叔的腿部,曾经在一次战斗中严重受伤。她娘家的老宅就是中共休宁县委机关的旧址。龙头村历来拥军爱民成风的。

这首《红军颂》,其实改为《土改颂歌》更妥帖些。程凤仙说,这是她当年尚未出嫁前在娘家龙头村,跟一个叫程有余的人学的,他后来去当兵了。当时村里开展土改运动,成立农会,经常晚上开批斗会。村里有个宣传队,有十几个村民一起学唱歌跳舞,她是其中一员。她悟性特强,随便什么歌,只要唱两遍就会了。她虽未读过书,但听弟弟读《三字经》之类的读本,她也能背出一些。当时,程凤仙参加过民兵训练,政府工作人员看她条件不错而且能干,建议她去当兵,但是无奈父母不同意,只好作罢。说话间,她随即又唱起了一首民兵训练歌:

“人民武装万万千,

千万武装上前线;

不回家去种菜园啊!

心中打开新局面,

同志们,战友们啊!

一仗打到台湾去,

哎哟,哎哟,

活捉老蒋算清帐。”

同样地信手拈来,朗朗上口,一气呵成,在老宅中余音绕梁,完全看不出是个86岁的老太所唱的。

老人不仅会唱红色歌谣,还会用方言唱本地的民歌小调。比如《采茶歌》、《挑水歌》、《送大郎》和《送小郎》等,她也能哼上不少,现场唱了一些,很有韵味,只是年代久远,有些歌词有点淡忘,但红色歌谣大多都记忆完整,她还会唱一些。

B.龙头村:探访中共休宁县委机关遗址

为追根溯源,我们一行立即逆流而上,赶赴15里外的“红歌老太”的娘家龙头村。龙头村位于茶籽岭山脚,是个有着300多人口的自然村,隶属于龙田乡浯田行政村。

休宁“红歌老太”背后的红色故事

龙头村中共休宁县委旧址

据《休宁县志》和党史有关资料记载:1935年春,由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失散干部刘智先等人,就在龙头村一带开展游击活动,后来又有地下工作者严忠良、程长青等人加入,开展秘密组织活动。当年秋天,中共开婺休中心县委第三区成立,严忠良任书记。1935年5月,中共休宁(龙头)县委在龙头村成立,机关就设在该村,属开婺休县委领导,严忠良任书记,下设4个区委。后来,姚有才接任书记,之后又有汪春宁支持工作。休宁(龙头)县委工作的游击活动开展频繁,扩大了影响力,震惊了国民党当局,于是,敌人进行疯狂镇压,形势残酷。到了1937年2月,由于叛徒告密出卖,遭到包围,党组织遭到破坏。

听说我们是来打听红色歌谣的,在村中心的村民都围了上来,看了视频,村里的老人们就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村里确有程有余其人,他有些文化,后来参加抗美援朝,曾打过上甘岭战役,后来回乡务农,前几年去世了。其中有八九十岁的老人都听过这首歌,但具体歌名报不上来了,而且也不会唱了,对程凤仙的记忆力颇为惊叹。他们认为,这首红色歌谣大概是程有余等人,根据村里流传的《十二月花》等民歌,结合当时土改情况创作出来,逐步流行开来的。这在休宁是首次发现,未见任何记载。

这时,84岁的程普振先生过来了,他是程凤仙的弟弟。虽然身体欠佳,走路比较缓慢,步履有些颤巍巍,但还是非常主动地要带我们去他家的老宅看看,那里是中共休宁(龙头)县委机关的旧址。

休宁“红歌老太”背后的红色故事

84岁的程普振老人介绍龙头村中共休宁县委旧址情况

他家的老宅,位于村子最高头的一户人家,需要拾阶而上。由一幢徽派老宅和一间土墙屋组成,现在程普振一家已在村子公路旁新建住宅了,这老宅子就荒废了,外墙斑驳,有20多年无人居住了,岌岌可危。打开老宅,霉气扑鼻而来,内有天井,地面上已是荒草丛生。房子占地约有150平方,上下两层。楼梯歪斜,有点腐烂,我们小心爬上,在二楼楼梯口位置,有一个门洞,门洞的后面就是稻田,不远处就是大片竹林山林了,通往高山密林。程普振介绍道,红军当年在他们家活动时,他那时出生不久。红军经常在这里开会,他父亲告诉他,在门外十几米远的水口处,有岗哨瞭望的,万一发现敌情,红军就迅速从这个门洞跳到对面的田地里,然后就潜伏进山林里面去了,敌人来了,一无所获。在林子里面,红军在那搭有山棚。当时,斗争很残酷,他们村就有红军被杀害的。

对于老宅的破败现状,老人期待地方政府给予适当资金予以修缮,毕竟这里记载着一页红色的历史记忆。万一哪天彻底坍塌了,再想恢复就很难了。对于此情,龙田乡政府负责同志也有所知,只是因为各种因素,还未能及时修复。

“红歌老太”程凤仙的一段微视频,引发了我们的一次寻访,打开了一段尘封许久的红色记忆。

这背后的故事,意味深长,意义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