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休宁

当前位置: 首页 > 聚焦休宁 > 正文
陈茄珍:当军嫂是一种幸福

汪村镇  程国伟 盛红兵  时间:2014-07-31

 

程茄珍在为祖母剥葡萄皮

幸福的见解有千万种,每人的诠释都不同,但在军嫂陈茄珍眼中,当军嫂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她的丈夫汪海,现在是武警北京总队六支队23中队司务长。十年前她们还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毕业后一个进入部队,一个走上社会,因为有缘让她们从当年的同学发展到恋人关系,经历长达五年马拉松式异地恋在2012年3月1日画上圆满的句号。结婚的那一天陈茄珍从休宁城郊的娘家嫁进了60公里外大山里的汪村镇回源村,成了一名人们眼中亲切又响亮的“军嫂”。

婚后没多久陈茄珍便怀孕了,辞去原来的工作,本想能在婆家安心养胎,但在怀孕期间却未能享受过一天的“皇后般”待遇。当时正值繁忙的茶季,而茶叶是当地村民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公公婆婆起早贪黑忙于采茶,她则在家洗衣做饭,操持家务,想着公公婆婆回来就能吃个香喷喷的饭菜,心里也是美美的。怀孕五个月时,每天晚上她的腿经常出现抽筋,半夜有时痛得直哭,为了让丈夫安心地在部队工作,她一直将这份痛埋在心里。她自己父母得知这一情况后,坚持要接她回娘家,都被婉言谢绝了。她要好好经营这个家,公婆太忙太累了,在这里多少能为公婆多分担一些,也能替丈夫多尽点孝。

印象最深的是临产前,医生告诉她孩子胎心不稳,建议立即实行剖腹生产。手术前,要求家属在手术通知单上签字,当时她的父母和公婆都慌了神。这时,她果断地告诉医生,“我来签,我的丈夫在北京的部队服役,赶不回来啊。”在场的医生和护士都向她投来佩服的目光。在病房里,看着别的病床边都是丈夫在守护着妻儿,虽然她打心眼里羡慕,但却不能表露在脸上,不能让亲人们担忧。望着身边嗷嗷待哺的孩子,她暗暗告诉自己,现在是妈妈了,即使老公不在身边,也能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孩子出生后的第五天,丈夫得以准假几天回来看望妻女,看着当了爸爸的他看女儿的眼神,恨不能天天捧在手心里,她心里有说不出的知足。

在那绿色军装的背后,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军嫂真正的内涵和情感世界,那种默默的奉献其实也是一种幸福。结婚后,她一直跟公婆住在一起。公婆是地道的农民,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婆媳婆媳一对天敌”,但在陈茄珍家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她跟婆婆相处得很融洽,从没红过脸、吵过架;婆婆最爱吃她做的小馒头和点心,她一有空就做一些;还经常一起散散步、聊聊家常……公公整天为了生计奔波,看着公公削瘦的身影,真想对他说,爸您别再累了,我和您儿子能撑起这个家!公公是个话语不多的人,却经常和别人聊起他有一个好儿媳。都说女儿是爸妈的贴心小棉袄,在他们家,媳妇才是他和老伴的贴心小棉袄。

现在女儿快两岁了,可与爸爸相处在一起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月。程茄珍说,记得女儿五个月大时,就会发“爸爸”、“妈妈”的音,在六个月的时候才第二次见到爸爸,平时爱挑人抱的小家伙见到她爸爸竟能直扑过去,这大概就是血缘和亲情吧。八个月的小家伙就会指着满墙爸爸的军装照喊“爸爸”。 程茄珍还清楚记得女儿1岁那年,到县城玩时巧遇一军人,女儿便大叫“爸爸”,当时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安抚的告诉女儿 “那不是爸爸, 那是爸爸的战友,你应该叫叔叔。”瞧着孩子那稚嫩的眼神,似懂非懂,可心里大概一直在犯嘀咕,那我爸爸去哪了……

作为军嫂,与丈夫总是聚少离多。每每快休假的消息传到我的耳边,她就开始日思夜盼,终天盼来那一天时,丈夫却打来电话:“老婆,对不起,延期了,有事。”她只能安慰着说:“没关系,你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是人民的。”有了妻子的理解和支持,丈夫在部队更是严格要求自己,积极上进,先后荣立了三次三等功,三次被评为“优秀士兵”。老公经常对她说:“如果没有你在我身后支持我的事业,我就没有今天的荣誉,我的军功章有你的一半。”听到这暖心的话语,她心里别提多幸福。

相信在未来,不管身处何处,程茄珍会一直默默地支持丈夫,做人们眼中“幸福的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