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宁好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休宁好人 > 正文
中国好人――吴敬荣

  时间:2015-03-17

 

远远看一个卷着裤脚全身上下沾着泥浆的人走来,料想一定是生产自救回来。村书记告诉我,他是村民组组长吴敬荣。咋看他腿肚上的一块红疤,还以为是摩托车排气管烧伤的,可实际呢,那是在抗洪抢险时,因长时间穿雨靴被雨靴帮筒子打的,被洪水浸泡造成的。

6月18日,当来到黄山市休宁县汪村镇大连村上大连组时,正好碰到在值班巡逻的吴敬荣。他跟我打了声招呼,就继续巡逻去了。连日来暴雨天气,吴敬荣主动加大巡逻密度,巡逻次数超过100个来回,相当于行走200公里。后来从他家人那儿知道,吴敬荣这些天除了巡逻外,还要上户核灾;道路没通,还要走到公路中断处搬运粮油等救灾物资,每天淋着雨,湿着脚,雨靴帮筒把两只腿肚打得鲜血直流。

吴敬荣只是王村镇大连村上大连组的一名村民小组长,然而面对着突袭而来的特大洪涝不退缩,连续奋战在抗洪一线,以实际行动让全村人感到踏实,有安全感,干事有主心骨。

他为什么让群众有这么踏实的感受呢?这还得从洪灾发生时讲。从6月9日10时开始到14日,期间连续三番特大暴雨,降雨量最大是竟达到1小时107.5毫米,在三江源头的上大连村灾情尤其惨重。

6月10日凌晨1点半,滚滚山洪从后山涌进吴敬荣家厨房。此时,吴敬荣预感到,大河的洪峰很快就要到来。“山洪马上就到了,我得赶紧过河去通知村里的人,赶快转移,否则一定会出大事。”一种救人和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强烈愿望在他心中升起。

他顾不得吩咐妻子照应年老的父母上阁楼,自己带上矿灯就冒雨冲进了黑夜中。

走过桥头,山洪像脱缰的野马,一下子就跃过了桥头。

下大连村房屋建于沿河两岸。吴敬荣所住的地方新房多,地基高;对河是百年老村,地势低,旧屋多。

吴敬荣赶紧摸出手机给住在那边的干部打电话,这时已经没有信号了。

在茫茫黑夜中,在滂沱大雨中,一个昏暗的身影,趟着没过膝盖的滚滚洪水,冒着生命危险,利用矿灯的强光向对面最近的那几家人,利用特有的大嗓门叫喊着:“涨水了,快上阁(楼)!涨水了,快上阁(楼)…”一户两户,门前的手电光越来越多……

不一会,洪水就要涨到窗台,吴敬荣想从原路返回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绕道返回。后山的泥石流早已填满了下水道,洪水从他家的厨房直冲大厅,很多物件冲进了大河,冰箱因老婆搬不动也被浸泡在水中,虽然自家的东西却损失惨重,但村民得救了,财产保住,吴敬荣心里坦荡了。

天刚放亮,吴敬荣又过河仔细巡视了一遍,全村100%受灾,但无一人伤亡。

吴敬荣房屋边上已堆积了一条足有一米多高的淤泥,如不及时清理,再下暴雨,对他家里的房子影响倒不大,但会冲向下边几十户邻居的房屋。现在各家各户都在忙着清洗进水的桌椅板凳,根本没有意识到隐患就在面前,仅仅依靠自己一家四人,一个星期也无法清除一米多高的淤泥。吴敬荣跟老婆交待了一下,马上去组织邻居清理淤泥。

在吴敬荣一家人的带动下,邻居们放下手头的零碎事,家家户户出力,20多人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将一米多高的淤泥清理得干干净净。

又是持续的降雨,河水徒长,淹没了农田和道路。这时,吴敬荣意识到,那些屋内进水的危房、土坯房,还有公路边那新发现的泥石流灾害点的周边村民必须转移!临时安置点设在村小学,经查访,急需转移的有47户136人,除54人有亲戚邻居投靠外,其余人仅靠两间教室和一间办公室是远远不够的。吴敬荣决定拿出村里楼下两间储物室作为暂居点。储物室里风箱、板车架,还有村民家家户户寄存的农具。吴敬荣说干就干,组织部分村民搬东西的搬东西打扫的打扫,不一会儿就清理干净了。没有电线电灯,吴敬荣从家里拿;没有水壶,电饭锅,他从家里取,还搬来一些床架、床铺板,善良的吴敬荣再一次显示出人性的光辉。

天渐渐黑下来,吴敬荣得知还有一户老少坚持不搬。吴敬荣从老人的孙子口中得知他不愿意离开的真正原因,原来是怕离开后家中东西丢失。当告知夜晚有干部轮流巡逻后,他才带上被子安心的走了。

人员刚安置好,负责小学安全的门卫报告:许多人想回家带着带那,小孩吵着要出去买零食。吴敬荣立即赶到小学门口,守住大门,向群众宣传现在外面的危险性,并分派人手,为每家每户处理一些要办的事。

洪灾过后,全村人都投入到抗灾自救的行动中去了,吴敬荣又主动的当起了全村的保安组长,巡逻在这绕村的小路上。有人不解地问他,你天天忙这忙那,这么辛苦,为的啥?“为村民干这点事算不了什么”吴敬荣乐呵呵地说。